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安徽合肥:探析宋代庐州“斗梁城”,基于古罗城的内城建设

2022-10-02 08:15:41 791

摘要:作者:束文杰近日,河南开封州桥遗址再度成为了文化圈的热点话题,包括汴河河道、堤岸石壁及巨幅石雕壁画等在内的相继发现,还原了大运河及北宋东京城繁华的宏大历史场景,亦揭开了开封城下“城摞城”的神秘面纱。笔者不免联想起宋代“斗梁城”,作为合肥城市...

作者:束文杰

近日,河南开封州桥遗址再度成为了文化圈的热点话题,包括汴河河道、堤岸石壁及巨幅石雕壁画等在内的相继发现,还原了大运河及北宋东京城繁华的宏大历史场景,亦揭开了开封城下“城摞城”的神秘面纱。笔者不免联想起宋代“斗梁城”,作为合肥城市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节点,如今人们对斗梁城的认识,主要源自于1963年刘彩玉在《江淮学刊》上发表的《历史上的合肥城》。

2022年,开封州桥遗址(摄影 | 李安)

据该文称,“唐代金斗城范围较狭”,“元帅郭振突破原来地形限制,扩建了新的城池”,即“斗梁城”。而对于“扩展”情况则描述道:“南截唐代金斗城一半,北跨金斗城,西括九曲水,将原来在金斗城外东北角的小湖泊——‘逍遥津’和西北角的洼地——‘金斗圩’一块儿括入斗梁城内”,“范围扩大了几倍”。下转一段,添加了王象之《舆地纪胜》的记载文字,并在其中“旧城”后作了说明即“金斗城”,这是古籍原文所没有的。文章还附录了两张示意图,其中图二曾被多次转载引用,标注有汉代合肥城、唐代金斗城及宋、元、明、清时期的合肥城,反映了诸城位置及范围情况。

《历史上的合肥城》图二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本篇笔者想谈谈“斗梁城”,根据新近发现的线索,分享一些不同的看法,如有疏漏不妥的地方,还望请予补正。

首先,有必要讲讲“金斗城”和“罗城”。金斗城,实际上是隋唐时期的城池,《舆地纪胜》称“隋开皇五年(585)置”,《寰宇通志》称“隋开皇中置”,开皇年间亦完成了由“合州”向“庐州”的演变。至于弘治七年(1494)发现古沟石刻“尉迟敬德监造”一事,并不能说明尉迟敬德是始建者,可能进行了工程建设,但是城池“建于”贞观年间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。回望万寿寺、金斗岗(冈)、金斗池、金斗门及两侧城基等历史遗迹,略知时城周范围,《舆地纪胜》称金斗城“在合肥县西”,疑与汉合肥城混淆,嘉庆《合肥县志》称“今南半城”较宜。按上文示意图以长方形表示,似简略亦不妥当。

镇淮楼,即古金斗门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据《舆地纪胜》记载,斗梁城“横截旧城之半,而阻绝旧城于斗梁城之外”。“旧城”是指哪座城?王象之没有给出答案。很多人认为是金斗城,按上文示意图中“金斗城”便包含了今天包河的部分区域,即表示“斗梁城横截金斗城之半”。然而,《舆地纪胜》付梓之前,南宋哲学家袁燮在为魏悼王赵廷美七世孙、曾知庐州的赵伸夫撰写墓志铭时,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:“故城者,唐张崇所筑,广十九里有奇,然兵祸夷为丘墟。”

《舆地纪胜》书影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关于张崇筑罗城,《全唐文》刊有一篇殷文圭《后唐张崇修庐州外罗城记》,记录了全过程。该文称,城周长二十六里一百七十步,“潴长壕于四面”,罗城门十三所,大弩楼四十四所,造桥十一所,城内还分布着廨舍、神祠、儒庙等,官路纵横,自天祐四年(907)开工,完成于“乙亥岁(915)孟夏”。范海印《诸山圣迹志》记,庐州“其城周围卅里”。《宋会要》载冯方奏言,隆兴二年(1164)“庐州城围约二十里”。

《钦定全唐文》书影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当时,金斗河以北区域已括入城内,“市桥”(即鼓楼桥)的建设,象征着河流两岸商贸的兴起与繁荣。宋时,金斗河被称作“市河”,而罗城则常作“古城”、“故城”、“旧城”等。

2006年,鼓楼桥发掘现场(来源 | 鲍雷)

除了“旧城”指向不明,“跨金斗河北”同时影响着人们的思考。宋代文献并没有提及,明清时期倒是一直秉持这个说法,接着便有了“逍遥津、金斗圩括入”,“金斗河横贯城中”,“必须经桥梁津渡才能穿城而过”等等。实际上这些问题,早在筑罗城时即已解决。只是,“罗城”始终藏匿在史海的角落里,仅仅偶现于“五凤楼”等介绍中,而没有列入“城池营建”或者单独词条。于是,人们便自然地将金斗、斗梁二城进行串联和衔接。

金斗河旧貌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再说斗梁城,综合《宋会要》等记载:乾道五年(1169)12月29日,“诏修庐州城”。次年(1170)3月22日兴工,4月完成。其中,横截旧城(罗城)之半,即“缩旧址三(分)之二”,“于市河(金斗河)之南别筑斗梁城”,并“阻绝市河于斗梁(城)之外”,“新城(周)十五里”。主政官为侍卫亲军马都指挥使、奉国军承宣使、淮南西路安抚使郭振。庆元元年(1195),帅王知新奉命“疏暗渠,浚长壕,修瓮城”。开禧二年(1209),帅田琳“略加增修”。嘉定四年,帅李大东任上,“新城、古城悉加修筑”,同时“并疏三壕,合鸡鸣山水(即淝水上游)入于市河”。庐州城还设置了女头墙、羊马墙、水坝、卧牛等。

《宋会要辑稿》书影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斗梁城,《宋会要》中记作“新城”、“内城”。《舆地纪胜》称,“镇西楼”在“郡治后斗梁城上”,郡治即庐州州署(又称州治、州衙、州廨),明清时期为庐州府署。值得注意的是,袁燮还记道:“此城既筑,而合肥县及市(河)北居民皆隔于外”,《方舆胜览》亦称“肥水在合肥县南”。换言之,即州治驻“斗梁城”(州城),而县治驻“旧北城”(县城),以市河为界,并以县桥(惠政桥)、市桥、明教桥(九狮桥)等相连,又合而为一。

1950年,县桥(来源 | 资料图片)

至此,金斗城、罗城、斗梁城之间的关系逐渐清晰。从地理位置来看,金斗城和斗梁城均位于金斗河以南,具体范围则有待考证。而罗城承上启下,构成了第二道城防工事,亦开拓了城厢街市,城池基本定型。回望合肥城池建设历程,以及明代“平金斗冈”一事,合肥也曾有过“城摞城”奇观,自隋开皇五年(585)至今,已近一千五百年。时过境迁,沧海桑田,归来游子不识路,何况唐宋?

2020年,合肥老城区全景(来源 | 今日头条)


    作者:束文杰

    参考:《诸山圣迹志》、《钦定全唐文》、《絜斋集》、《舆地纪胜》、《方舆胜览》、《宋会要辑稿》、《寰宇通志》、《大明一统志》、《大明一统名胜志》、《南畿志》、《庐州府志》、《合肥县志》、《中国事变画报》、《江淮学刊》、新华社、往期文章等

    运营:束文杰

    编辑:束文杰

    监制:出外龙舒人工作室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